电影导演纷纷拍剧集 他们也怕观众拖进度条|管虎|李少红

新浪网

作者:拾恩
2022年05月12日

文化

新闻你好 财经风眼 新鲜视野 中国传统文化 东西方文化 现代文明 科技智能 城市建筑 家居博览 热点家居 时尚艺术 科学读书 观点 二十四小时热文 文摘精选 观点 最新消息 视频 专题 文化首页

文化

新闻你好 财经风眼 新鲜视野 中国传统文化 东西方文化 现代文明 科技智能 城市建筑 家居博览 热点家居 时尚艺术 科学读书 观点 二十四小时热文 文摘精选 观点 最新消息 视频 专题 文化首页

文化

新闻你好 财经风眼 新鲜视野 中国传统文化 东西方文化 现代文明 科技智能 城市建筑 家居博览 热点家居 时尚艺术 科学读书 观点 二十四小时热文 文摘精选 观点 最新消息 视频 专题 文化首页

文化

新闻你好 财经风眼 新鲜视野 中国传统文化 东西方文化 现代文明 科技智能 城市建筑 家居博览 热点家居 时尚艺术 科学读书 观点 二十四小时热文 文摘精选 观点 最新消息 视频 专题 文化首页
评论

电影导演进入剧集领域,一方面的确让剧集的风格更加多样化,另一方面也并没有对剧集行业产生所谓的“降维打击”。

《大宋宫词》中精致的的服装置景曾一度掀起国画热。《大宋宫词》中精致的的服装置景曾一度掀起国画热。

近二三十年间,影视行业的热点在电影和剧集之间来回切换,作为核心创作者的导演们也随着潮流的起伏变换着自己的“弄潮”方式。从拍电影到拍剧集,改变的背后既有个人偏好的考量,更有顺势而为的选择。正如导演管虎所说:并不是我个人主观努力地想做什么,都是时代发展带来的。

电影导演进入剧集领域,一方面的确让剧集的风格更加多样化,另一方面也并没有对剧集行业产生所谓的“降维打击”。成功有之,失败亦有之。并非所有的导演都能在电影和剧集之间切换自如,创作形式转变所带来的快乐与痛苦同样明显。新京报记者采访了管虎、李少红、许宏宇、李力持等导演以及剧评人,请他们讲述如何在“影转剧”的潮流中展现自身优势和迎接挑战。

电影导演为何去拍剧?

数字技术发展,打通影视壁垒

上世纪90年代末到千禧年初期,以执导电影《银蛇谋杀案》《血色清晨》等闻名的第五代着名导演李少红陆续尝试了《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等优秀剧集作品,同为第五代的导演吴子牛曾这样评价她,“李少红让人知道了电视剧也可以这样拍。”

但李少红并不认为自己是电影导演转而拍剧的第一人,只是在第一批的行列中。她表示,当初决定跨行去拍电视剧的主要原因是正好赶上了电视剧的兴起。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不光是李少红,很多电影导演都面临跨行的选择。“当初是大胆的尝试,后来意识到数字技术革命不仅影响了电视行业,也很快冲击了电影行业。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尤其是2003年、2004年胶片很快被数字化取代,电影技术和数字接轨,电视剧与电影行业之间打通了壁垒。”

等到2021年执导刘涛、周渝民主演的剧集《大宋宫词》时,李少红对于新技术的运用早已驾轻就熟,她笑着感叹:“我很庆幸自己很早接触了数字时代,没有落伍,也赶上了好时候。能慢慢和时代一起发展进步,很充实。”

观众永远年轻,时刻跟上变化

管虎是较早拥抱剧集尤其是网剧的第六代电影导演之一。六年前,前身为管虎工作室的“北京七印象文化有限公司”接手腾讯视频的《鬼吹灯》IP改编网剧项目,于2017年至2021年陆续推出《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怒晴湘西》《龙岭迷窟》《云南虫谷》等四部网剧,管虎或亲自执导,或担任监制。

管虎入局网剧,跟当年(2015年后)视频平台大力打造投资大、品质高的“超级网剧”战略有关。管虎的妻子、“七印象”创始人梁静回忆:“那时平台刚好需要一线导演加入来支撑他们的内容,我们就第一个站出来去拍超级网剧。”管虎也是少有的在电影(《斗牛》《老炮儿》《八佰》)和剧集(《黑洞》《冬至》《生存之民工》)领域都获得过成功的导演。

管虎既拍电影也拍网剧,一方面因为“超级网剧”的投资和制作水平实际上跟很多电影已经相差无几;另一方面,他意识到网剧和电影的观众并不是同一拨人。作为一名影视创作者,他希望通过拍网剧接触更多年轻的观众、了解他们的想法和喜好。“我之前拍电视剧那会儿的观众跟现在网剧的观众也不是一批了。那会儿的观众是每天晚上八点半拿着遥控器在客厅里看电视,他们是被动的。现在看网剧的都是年轻人,他们会直接把进度条拖到喜欢看的地方。二者有天上地下的差别。”

受疫情影响小,保证持续创作

执导过剧集《火力少年王之悠风三少年》的李力持认为,制作单位之所以邀请他拍剧,很大原因在于他擅长做喜剧,曾执导过《唐伯虎点秋香》《国产凌凌漆》等影片。而出道较早、有名气的电影导演在拍剧现场更具有“控场”的功底,他们的经验、手法、拍摄方式能够提升剧集效果,能够把控现场演员、剧情的节奏。

对于近几年越来越多电影导演转型拍剧的现象,李力持坦承有很多原因是受了疫情的影响,如今电影院时开时关、投资拍摄电影“不划算”,再加上很多现代人习惯快节奏的生活,“大家都在手机上追剧、看短视频,对电影行业是一种冲击,电影导演去寻求其他机会拍剧、拍短片,也是大势所趋。”

管虎此前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也谈到,什么时候拍剧,什么时候拍电影,不是自己决定的,而是“被时代和形势推着做出了选择”。2000年前后,电影行业没落到谷底,很多电影院都改成了台球厅或者酒吧,电视剧却繁荣昌盛,他就去拍电视剧练手,也为了挣钱养活自己;电影市场从2006年开始逐步好转,他作为北电导演系的毕业生,自然想要借着大时代的潮流拍电影作品。如今疫情对电影行业冲击不小,网剧市场相对来说持续繁荣,很多导演“两条腿走路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没了时长限制,表达空间更大

以拍摄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1998年)而着称的张一白也是位可以轻松地在电影和剧集之间来回跳跃的导演。2020年,他执导的青春题材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在B站播出,豆瓣评分高达8.1。

新京报记者问起他为什么想要拍网剧,他的回答就两个字——自由。“一个是内容上的自由,一个是形式上的自由。网剧没有严格的时长限制,可以让我想表达的故事段落有一个完整的起承转合,最后停在一个名场面上。我需要的就是这种形式,不用太在意时间的长短,可以自由表达。”

《隐秘的角落》是辛爽导演的第一部网剧,此前他执导过一部电影和多部短片。该剧第一集长达76分钟,此后每集时长30多分钟到60分钟不等。据该剧总制片人戴莹透露,实际上第一集初剪版时长甚至有2小时之长。在辛爽看来,当时长不再是创作的限制,创作者就得以更多地考虑故事和叙事的完整性,这正是《隐秘的角落》这种模式的网剧的一大优势。该剧创作团队一开始就认为12集的体量是承载这个故事合适的节奏,大家想做一种形式上的创新——“做介于传统的电视剧和电影之间的东西。”

拍网剧《穿越火线》之前,许宏宇是资深电影剪辑师、电影导演。有过很多电影剪辑经验的许宏宇一直觉得电影表达空间较小,只有90分钟、最多2小时。“永远都是拍了很多素材回来,其实很多细节都会剪掉。”陈可辛是他电影导演处女作《喜欢你》的监制,两人关系密切,都喜欢看美剧、英剧,经常会在一起聊剧和电影的区别。他们一致认为剧的表达空间要比电影更大更自由,很多人物关系可以讲得更深更透。许宏宇由此产生了拍网剧的念头。

“《穿越火线》恋爱、分手拍了,结婚、死亡也拍了。我发现剧真的能把一个人的生命讲得很通透,每个人的人生都展现得丰富,电影目前还没有办法达到那么丰富的程度。”

影视导演的差异化有哪些?

从“侧重留白”转变为“平铺直叙”

业内有一种观点认为电影和剧集都是影像作品,本质上没有大的差别,并且电影是比剧集更高级的艺术表现形式。因此有网友会觉得,电影导演拍网剧是“小菜一碟”、“降维打击”。管虎却说,他真正上手把电影和剧都拍了之后发现,电影和剧完全是两个行业,差别很大。“简单地说,剧更多的是站在一线,跟观众直接打交道,需要互相交流;电影还是有一种站在幕后去诉说的意思。形式上、技术上都不太一样。”尽管他拍剧和拍电影都获得了认可,但每次拍完电视剧再拍电影的转换过程都会“很痛苦”,至少要花一个月的时间来休整和完成思维的转换。

记者在与多位资深电视媒体人的交流中也发现一种共识:电影与剧集在影像风格、拍摄方式上都有较大区别。电影注重影像的质感、个性化展现,以及细节的写实,更侧重留白,让镜头外的观众去思考。例如,诸多现实主义电影会拍摄演员的面部特写,放大演员的眼神、微表情、毛孔甚至呼吸声,从细微中实现情绪表达。

另外,与电影构图相对复杂——光线明暗、动静对比、画面空间纵深的情况相比,绝大部分剧集影像、景别都更为简单直白,平光居多,明暗对比少,更多的剧情需要以辅助人物叙事、对话来表达。“电影导演拍剧集其实是对电视受众的审美考验——大家都太习惯于平铺直叙,明亮鲜艳的感觉了。这也是为什么像《风起陇西》这种有电影质感的古装剧,在电视机上播出难免有些吃亏的原因”,一位剧评人表示。

强调影像风格不如统筹好剧本

从事电视研究多年的从业者普遍认为,电影和剧集实际上是“两套活”。剧集首先是剧本艺术——一部好的剧集,导演往往具备较好的剧本能力;而仅有丰富影像经验,但剧本能力不强的导演,基本难以成为好的剧集导演。“过于旺盛的影像表达,会遏制其作为导演本该恪守的一些东西。”

剧集大多是长篇叙事的文艺形式,最少12集,有时还要超过40集,有足够篇幅让导演扎实地、充分地讲一个故事。而电影通常只有100分钟,最多三个小时,所以需要大量精巧的结构甚至留白,“能少说台词,就少说台词”。其次在影像上,电影都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拍,而剧集是一场戏、一场戏地拍。“这相当于把一个擅长短跑、爆发力极强的选手,放到马拉松赛道上,他们又能发挥出多少能量?”一位从业者表示,近些年很多电影导演拍摄的剧集尽管话题和收视、播放量都不俗,但对于剧集来说,导演不需要在影像方面非要“一鸣惊人”,还是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剧本上。

剧集拍摄周期更紧张压力更大

剧集拍摄相对短的周期和更为紧张的节奏是电影导演需要克服的一大难点。制片人戴莹提到过,目前制作精良的网剧一般一集的拍摄时间大概是2至3天,但《隐秘的角落》拍一集的时间是5天左右。辛爽也表示,拍剧最需要的、现场最宝贵的就是时间。“比如演员的表演,我要把它调整成靠近我内心标准的东西,一定是需要时间的。包括灯光、美术、布景,都需要时间来调整以达到更高的要求。时间越多,剧组在各方面做的事情就越多,大家看到的剧集质量就会高一点。”

许宏宇也提到过拍剧周期紧张带来的压力。“电影可以一天拍一场戏,跟演员沟通得很深,拍得很细致。拍剧不具备这种客观条件,只能把现场会花时间的内容,比如跟演员深入的交流、跟各部门之间的沟通,全部放到前期进行。说白了,就是筹备时间更长。”

先后执导过《大明宫词》《大宋宫词》的第五代着名导演李少红一直“用拍电影、拍艺术片的方式来拍电视剧”,她同样也面临拍摄周期紧张的问题。举例来说,电视剧20集,相当于十几部电影的体量,她希望用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机位来进行画面呈现,“我会争取在有限的条件下多换机位,多设计构图,这就会造成拍摄一集大概要比别人多用一倍的时间,为了缩短时间就要非常快速、高效地解决问题,不超期、不超预算,确实非常辛苦。”

“电影质感”是不是优势?

创作氛围和敬畏心更重要

电影导演拍剧集,通常会把跟随自己多年的电影团队,以及鲜明的个人特色、严谨的创作习惯一并带过去,客观上提升了剧集的质感、丰富了剧集的风格。

《穿越火线》中关于2008年的戏份因为真实的时代质感被称赞,其中肖枫(鹿晗饰)电竞战队队友贴近普通人的长相和精湛的演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该剧的选角跟当时很多平台热播剧,无论主角配角都以偶像、漂亮为标准的风格大不相同。

许宏宇曾透露,该剧和他拍电影所用的是同一个选角团队,前期花了三四个月时间寻找饰演肖枫队友的演员。“我们想讲很生活化的故事,每个人的造型都花了时间和心思去塑造。虽然出来都不帅,但是那种质感,相信大家一看就会被他们吸引。”

管虎导演、监制的《鬼吹灯》系列网剧和电影一样都是实地取景,剧中的奇峰异岭全是真实存在的,因此带给观众的震撼也格外真实。他也曾说过自己是在找一种方法,介乎于电视剧和电影制作之间的东西。比如一些特别大的场面和实景拍摄。他监制的《龙岭迷窟》被评价为有“电影质感”的网剧,豆瓣评分8.1。该剧开场就是一个航拍的长镜头,很好地渲染出黄昏时分的诡异气氛,颇为惊艳。该剧导演费振翔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个镜头难在抢天光,一定要在落日前20分钟里一镜到底,“航拍飞机从5公里外起飞时,现场所有人都兴奋地屏住呼吸等待,生怕出一点错误”,这种紧张和认真的态度是多年以来拍电影养成的,他也希望在拍剧的现场重现。

说到质感,费振翔总结,以前拍电影用胶片,胶片很贵,被叫做软黄金,所以大家非常珍惜每一条的拍摄。现在数字代替了胶片,拍得不好可以重来很多次,从业人员慢慢养成了放松的意识。“我在剧组会经常用这种难度高的镜头,让所有工作人员集中精神,养成对这一行的敬畏,而不是为了炫技。画面是不会骗人的,整个组都嘻嘻哈哈在拍,呈现出来一定特别水,说到底,所有人都很认真,画面肯定不一样。”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周慧晓婉 张赫

(责编:拾恩)

声明:本网站内容、图片、音乐等观点信息、版权权属等仅代表并归属作者本人及原来源。本站系信息交流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您发现有侵权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取消事宜。

查看评论

热门反应 观看中

查看更多

一周天气

每日阅读